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 www.47gan.com 来访问本站!
如果您觉得逼我啪好请告诉您的朋友, www.47gan.com 备用网址发布 请收藏!
  • 援交碰到女警
我是在大陆台商工厂当干部的年轻人,身高 175 公分, 体重72公斤外表长的普通,在大陆工作是很无聊的, 有空的时候我就利用公司的电脑上网聊天。 在聊天网站上我搭上一位自称身材很好, 长的又不错的女孩(我苦无机会见面验证)因为传来的照片有可能是假的, 君不见报上经常有被恐龙妹骗的报导吗?好不容易终于等到每三个月的返台假期 我终于有机会约她见面当然我也想学学人家一夜情或者援交啦!如果遇到漂亮又清纯的女孩, 做做女朋友也很好喔!无论如何这次10天的返台假, 我是一定要好好的把握机会所以在返台前,我跟她约好时间, 准备在西门盯碰面。 我在聊天室里跟她很谈的来,而且隐约可以感到她好像要援交, 但是我又没有十分的把握也不希望援交到恐龙妹, 所以一切就等见面再见机行事了。 我一下飞机,就直奔约会地点,由于担心第一次约会, 会因飞机误点而迟到所以约了比预定的时间晚一些。 没想到飞机不但准时,连一向容易塞车的中山高也出奇的平顺, 我比约定的时间竟然提早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看看表,觉得时间还早,就到对面的麦当劳坐坐, 点了一大杯可乐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喝着可乐, 一边看着窗外的路人。 约半小时后,我突然发现,一位穿着很像我要约会的对象的女人和两位壮汉一起出现在对面, 他们互相交谈了一下就分别朝两个方向离开我看了觉得很纳闷, 所以我就继续待在麦当劳没出来。 我想还早,而且我也想看看那两个壮汉到底是谁, 所以我就拖到预定的时间快到的五分钟前才步出麦当劳。 我故意绕道旁边的小巷,再从马路的另一端急走过来, 装成一付刚刚才赶到的模样然后才像突然找到目标一样的跟她碰面。 就在这时候,我近距离的看见她,她确实长得很清秀, 头发披肩背着一个黑色的包包,身材也很好, 实在是我最欣赏的外形。 我们互相确认身份(我在网路上的化名是小健她叫小玲), 我们确定对方确实是网交近一个月的对象她的声音也很甜美, 这一切都是我梦寐以求的我的内心实在既兴奋又感动, 感谢上天给我这个光棍这么好的机缘我一定要好好的把握这个机缘。 就算要援交,我也愿意给她我身上所有的钱, 当然能够做女朋友最好。 我内心期盼能跟她好好的交往,我一定会好好的待她, 如待公主一般。 我们打完招唿后,就往前慢慢走,边走边聊。 过一会,她突然问我是不是想援交,我被她突然这一问吓了一跳, 当然也很失望想不到外表这么清纯的女孩是援交妹, 不过我想一想那也好,用买的也好。 俗话说不用钱的最贵,既然要卖,那么干脆一点也好, 反正当我跟她见面时就被她深深的吸引住,再多的钱, 再大的代价我都愿意。 所以我向她点点头,问她要多少?她告诉我五千。 我想以她的姿色就算开口要我五万,我也会给她。 因为我已经不计代价了,何况才五千,于是我又点头表示同意, 然后我们就往附近有宾馆的路走去。 在走路的时候,我突然从商店的橱窗玻璃上, 看到先前的壮汉好像隐约跟着我们,我的心头一震, 想到的是会不会是仙人跳。 但是我被她深深的吸引住,又不想放弃这到嘴的肉, 我只好故意走小巷绕小路,想摆脱那两人。 好不容易从小巷钻出来,我看到旁边有两家宾馆, 就赶紧拉着她往其中一家进去。 我想这样一定可以让他们找上一阵子,因为附近还有其他的巷子, 巷内也有一些小的旅社这附近地形复杂的很, 旁边的马路上也有计程车可以搭我想等他们找到, 大概我也已经交易完离开了。 于是我赶紧跟柜台小姐要了房间,拿着钥匙, 拉着她往三楼直奔。 开了房门进去之后,我才放心下来,我知道已经顺利摆脱那两人了。 我要她先进浴室洗澡,她对我微笑了一下, 我以为她要进浴室没想到她拉着我的手,我以为她要跟我一起洗鸳鸯浴, 实在兴奋无比。 突然,她一下子把我的手反扣着,痛得我不禁「啊??」的一声, 叫了出来。 就在此时,我瞥见她另一手打开了皮包, 拿出一付手铐来。 此刻,我内心的惊吓,可真是到了极点,我想我一定是碰到网路上钓鱼办案的女警了。 这时我想到的是,我完了!我的前途,我的工作, 我将来怎么面对家人……啊!老天怎么会跟我开这么大的玩笑 别人援交数百回都没事。 而我,才第一次,就栽在女警的手上。 天啊!这是甚么样的世界?为什么我会这么倒楣喔!这时的我, 只想着逃躲我要不顾一切的逃跑,我不想被逮捕, 我要保有我的一切、我的工作、我的前途我要逃脱!我不能被这样逮捕, 这叫我如何做人、如何面对公司、面对各个亲友。 「喂!别玩SM好不好,你弄得我很痛啊!」于是我就跟她这样说。 她愣了一下,我趁她这一愣的短暂片刻, 用我的手纣顶了她的肚子一下,她被我冷不防的反击, 痛的叫了一声我利用她的疼痛与退缩,把她的手一下子反扣回来。 她被我扣住后还想挣扎,更想用脚踢我, 但是被我挡住了。 我抓紧她的手腕跟后颈,让她痛苦的汗水都冒出来, 整个脸都扭曲了。 我终于占了上风,这得要感谢当年念大学时, 参加了柔道社对于擒拿和反擒拿,我得到了柔道老师不少的指点, 虽然多年没有练习但是在这生死尤关的一刻, 倒是让我本能的使了出来当年我的老师教我们, 要利用对方不注意时反攻想不到我都全用上了。 为了怕她反击,我顺手拿下她的手铐,把她双手反铐住, 这一幕本来是她要用在我身上的想不到吧!现在竟然是她被我铐住了。 我赶紧把她推进浴室里,拿起毛巾往她嘴巴塞入, 我怕她叫喊这是不得以的做法。 然后我把她推回床上,我解开她的长裤扣子, 准备脱掉她的长裤。 大家看到这里,一定以为我要侵犯她哟!唉!错了, 我只不过是想逃命嘛!不想让她追捕上所以我就想用她的长裤, 绑住她的双脚好让她就算要挣脱,也要多花些时间, 这是我从电影里学来的。 当我在解她长裤的扣子时,看到她的眼睛在瞪着我。 「我这样子是不得以的做法,我怕你追捕我喔, 我只是想用长裤绑住你的双脚让你跑不动!不要误会, 我可不是想侵犯你的你别紧张啊!」我想她一定是误会了我, 所以我还边解边跟她道歉说。 其实,我可比她还要紧张的多,双手正不停的在擅抖着, 好不容易才将扣子解完我用力把长裤一扯。 天啊!我竟然太紧张的用力过度,把她的长裤, 连同粉红色的内裤也一起扯了下来。 这下可惨了!她那雪白粉嫩的屁股,全都暴露在我的眼前。 她骤然发觉屁股一阵凉凉的,便回头瞥了一眼。 她不看还好,一看之下,霎时整个脸庞都羞涩得娇靥涨红, 瞬间变得面红耳赤。 我此时真的是有多尴尬便多尴尬啊!但是也不管这么多了, 照样把长裤脱下当作绳子的绑住她的双脚。 等我绑完后,我趁机欣赏一下眼前的美景。 真的美极了,白白的屁股,曼妙的菊蕾,柔软的阴毛, 粉嫩的小穴……虽然她用力紧夹着屁股不想让我看到她迷人的私处, 但是没有用我还是看到了!她挣扎的扭动了几下, 此时她上衣口袋内一只数位录音笔掉了在床上。 我拿起来按了一下,一听之下,还得了, 这是从我们见面开始就录到现在是为将来准备指控我的铁证, 我赶紧把它 Delete 掉所有的内容。 此时我想我身上已经犯下不少的罪了,湮灭证据, 妨害公务意图性侵害……我真是倒楣透顶了, 怎么会有这种下场的呢?能看到她美丽迷人的私处 是我唯一的补偿。 「我怕你还藏有其他的东西在身上,准备对我仙人跳, 所以我要脱你的衣服搜身!」我真的被她的美丽吸引住了 藉故的跟她这么说。 她听完一直摇头,她的嘴巴被我塞住没办法回答, 但是可以看的出来她心里一定很急,也一定在咒骂我, 骂我把她当成仙人跳的女人但是我又何尝愿意如此呢?我知道她才23岁, 是年轻漂亮的女警本该人人敬重,我也很敬重她啊!可是为了我的前途, 我实在不得以要这样羞辱她、误会她的。 不管了,都到了这样的地步,我只好把她的上衣脱去, 让她就算脱困也要浪费更多时间去穿衣裤了。 我毫不客气的解开她的衣扣,解开她的胸罩, 把她的胸罩拉到反铐住的双手这时她不断的扭动身子, 想遮住她的双蜂我这时仔细的欣赏了她的胸部。 真的很美,我猜至少有34C她的身材吧!真的美的没话说。 这也让我恶从胆边生,既然都看了,顺手摸几下又如何!所以我就摸了她的胸部、摸几下她的奶头。 本来没甚么反应的奶头,被我刺激的挺起来了。 她不断的挣扎,想避开我的抚摸,刚好把本来夹紧的双腿打开了一些, 我趁势把我的脚卡在她的双腿之间这下她的腿再也无法夹紧了, 因为她再怎么夹我的双脚都在她的双腿之间。 我用手指轻轻的抚摸她的阴唇,有点干涩, 当我摸她的小穴时她的身体像触电般震了一下。 她回头用一种哀求的眼神看着我,我猜她一定在求我放了她!我真的面临天人交战的一刻。 一边是我的慾望,这么漂亮又几乎全裸的女人, 是我梦寐以求的对象另一边是我的理智,她是女警, 我们现在又是官兵捉强盗的处于对立的局面我该怎么办?我轻轻的抚摸着她那美丽迷人的私处, 每当摸一下她就颤抖一次,我被这种景象乐坏了!但是看到她看我的眼神, 好像急的快哭出来了!我知道她在乞求我放了她 但是我此刻实在是内心挣扎不已我该怎么办?终于慾望赢了!我弯腰低头, 另外用手抱住她的腰际把我的头埋在她双腿间, 我舔吮了一下她迷人的小穴!这一下她震惊得把整个头往上挺起, 又突然羞愧的低下了头。 她的私处,竟然被一个她准备逮捕的家伙舔拭着, 身为女警又是处女(我后来才知道)的她这样的心情, 真的是难以想像的!我舔着、我闻着私处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夹杂着一点点的汗味我故意用我的口水、用我的舌头去湿润她的小穴。 她扭腰想摆脱我的头,但是这不仅摆脱不了, 还让她的小穴跟我的舌头造成更多的摩擦终于, 我听到她的唿吸声越来越浓厚、越来越急促, 变成了一种如燕莺啼的喘息声。 她的头,从低低的埋在床上,变成高高的翘起。 我越来越兴奋,也越来越大胆。 我把我裤子的拉链打开,掏出了我的小弟弟, 那时我的小弟弟已经非常的坚挺了。 我想假戏真做,明知她是女警,我也要把她当成援交女, 谁叫她要扮诱饵诱拐我犯罪呢?我明知那是饵, 是毒饵是藏着锐利的鱼钩,足以勾烂我的内脏, 我还是要吞下去。 我的理智已经被慾火烧光了,我一定要吞食这份有毒的美饵!不管代价多大, 我都愿意承担天啊!现在回想起来,那时还真不知从那里来的勇气!我用我的老二轻轻的磨擦着她的阴户, 那里经过我刚刚的舔拭加上我的口水,再加上我先前的刺激, 她的小穴也没有那么干涩了反倒是有点湿滑。 我试探性的轻轻插入,她这时也察觉到我的意图, 她摇晃着头用一种快哭出来的眼光看着我、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我。 我知道,要不是我用毛巾塞住她的嘴巴, 那她一定大叫: 「不要!请放过我吧!」她的神情让我看的很不舍 可是如果我不假戏真做那么不就表示我真的知道她是警察的身份?她到时候可以指控我的罪状可多了。 所以我也只能继续装傻,把她当成援交女玩SM, 至少上到法庭时我还可以辩称不知情,以为是援交玩SM, 这样我的袭警妨害公务的罪名也至少可以免除。 其实最大的原因,是她实在深深的吸引着我, 我可以利用这天赐的良机上了这位美丽的女警。 我赌她到时候一定不敢说被我强奸的事, 这样我援交的罪名也没了。 我心里打着这个如意算盘,所以就不再管她的乞怜, 用力一顶把我的小弟弟,推进她那温暖湿润又紧缩的阴道内。 她闷哼了一声,就在此时我碰到了一些障碍物。 我的内心为之一震,天啊!她竟然是处女!我的罪恶感油然而生, 我竟然强奸了处女我夺走了她珍藏二十几年的贞操!看着血丝随着我的抽插, 慢慢的沿着大腿流下她的泪水终于流了出来!我不知道她是因为疼痛还是悲愤而哭, 也许两者都有吧!我想她的心里一定恨死我了!我的内心也很难过, 我不是坏蛋我很善良的,愧疚的感觉,让我不断的跟她道歉。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还是处女,如果早知道你是处女, 我不会这么做的!请你原谅我!」我歉然的跟她说。 我一边道歉,一边还是轻轻的抽插,我不敢太用力, 我舍不得让她疼痛但是我的小弟弟,又不愿意放弃这个温暖紧迫的家, 我能怎么办呢?我唯有继续温柔地抽插着 过了一会儿她也不再那么的挣扎了。 我想她已经崩溃了,不愿再抵抗了,宝贵的贞操被我无意中夺走了, 那种心理的溃散让她轻声的哭泣了。 我想她一定是满怀的悲愤,我这个家伙, 竟然成了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而这还是她想诱捕的家伙, 他竟然反过来欺凌她。 那种彻底的失败、那种无颜见江东父老的心情, 可以从她迷惘、惊恐、呆滞的神情中读到。 没多久,一阵敲门声,让我们两人都从这个境况中回过神来。 『警察临检,请开门!』外头传来的叫门声, 害我吓得差一点射了精我的小弟弟,更是吓得快速的往我肚子里退缩。 我们分开了,血丝混合着淫水,随着我的小弟弟后撤流出更多。 我无暇欣赏,赶紧抱起她放到浴室里去,顺便把她的皮包丢进浴室里, 旋即把浴室门反锁。 「你赶快在里面整理吧!你的同伴来了, 我不希望你这付模样被看到!」我赶紧告诉她说。 我去开门,看到门口站立着两位身着便服的大汉, 我还没有开口 他们就问说: 「你在援交吗?嘿嘿, 那女的呢?我明明看到你带着一个女人进来的!」他们边问边探头探脑的走进来。 「自己进去看嘛!那有甚么性交易?我自己一个人休息睡觉啦!」他们当然很怀疑, 于是一个走进去查看一个堵住门口不让我离去。 我心里很急,于是我突然往门口那位的下体踢了一脚, 他没想到我会突然攻击他痛的惨叫一声。 「啊??」他抱着下体,弯下腰来。 我那一脚实在是不得以的,我真怕他的家伙被我废了, 那我可真是罪孽深重啊!一响哀号声让往内走的那位回过身来, 我扯着面前的这位可怜的警察伯伯的身体往地上倒下 顺势抬起脚撑住他的肚子给他来个抛摔。 他壮硕的身体被我往后抛出,那位闻声回身过来的大汉, 突然被这种景象吓了一跳他想伸出手去接住他的同伴。 我想这是人的基本反应,可是抛来的可是一位壮硕的大汉, 那种来势岂能轻易挡住?两个人撞的正着唉叫声此起彼落!「你们想要假扮警察对我仙人跳, 门都没有!」我趁机往外夺门而出还告诉他们说。 因为他们都身着便服,不是制服,我虽然知道他们的身份, 但是我还是要故意当做不知道万一被补,到法庭大家还有的辩呢!不然, 我又袭警一次这些罪名,够我在牢房呆上一段时间了!我快速的往楼下冲, 当我跑到楼梯口准备往大门外冲出。 唉!你知道吗?门外和柜台,有四五位穿制服的警察走了进来。 我一看,这还得了,赶紧回头,想往后跑。 「先生,麻烦你的身份证件,让我们检查一下!」他们也看到了我, 很有礼貌的叫了我一声。 我一听,头皮都发麻了,可是我还是镇定的拿出身份证给他们。 我又不是大陆偷渡客,料想他们没有任何事证, 也为难不了我我只希望他们赶快验完,让我离开。 就当我的证件在警察伯伯的手上准备还我时, 他身上的无缐电对讲机传来一阵唿叫求援的声音, 还把我的衣着身材都报的一清二楚。 我很尴尬的看着他,那不就是眼前的我嘛!各位您说, 我该怎么办?再袭警一次再往外逃吗?喔不!我现在面对的 可是穿着制服的警察还佩着枪呢!我不想犯错, 我不想犯罪坐牢。 我在楼上的部份,还可以辩称不知道是警察, 以为是仙人跳一切都是出于自卫!现在呢?我只有乖乖的站在那里, 看着门口那两位掏枪出来防范我蠢动。 我举手投降,我不想挨子弹,我不乱动, 他们也不能对我怎样一切都要到警局,到法庭再说!过了好一会, 楼上那三位终于下来了他们搭电梯下来。 看他们步出电梯,步履蹒跚的样子,我真的很抱歉。 两位都是被我的脚所伤,都是伤在下体,一位被大脚踢伤, 一位被我的小脚戳伤都带着忿恨的眼神瞪着我看。 「我不知道你们真的是警察!」我满脸歉意, 不停的说抱歉。 我的诡辩,让他们有苦难言!另外几位制服员警, 也上楼来抓了几对正在交易的男女我希望不是我害他们被捕的。 我们一起上了一辆箱型车,她坐在前面, 不时回过头来瞪我咬牙切齿的表情,好像要吃掉我一样, 让我害怕。 我想着,等一下到警局可是她的地盘,她要怎么样对付我, 就不禁让我全身发麻!到了警局我矢口否认援交, 我辩称以为他们是仙人跳,想谋索财物才攻击他们, 这纯粹是自卫的举动。 拜台湾这几十年来,民主法治的教育成功之赐, 他们就算怎么样恨我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剥,还是不能对我刑求逼供, 我还是安全的。 一位男警帮我做笔录,由于我矢口否认一切, 没办法他只好去请她来帮我录口供。 我这时候从她们同事的唿唤声中,才得知她叫何丽玲(为了保护她, 我名字更改过如有雷同造成误会,先在此致歉!), 她提着她的包包坐到我的旁边眼神让我看了就害怕, 我想她一定恨死我了吧!。
警告: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 免责申明
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