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暴力虐待  »  俱乐部狂想曲
俱乐部狂想曲
最近很久都没有动笔了,有不少人都以爲老头我寿终正寝了吧其实也快了, 如果猪头继续这样玩下去垂死老头就真的变成死老头了这一篇文章, 是我跟我的「同好」所一同想出来的里面有不少的点子是她想的, 我在依据此来写成短文内中有食粪等剧情 请各位考虑清楚后再决定要不要进来慎入、慎入01幻影俱乐部VIP专用包厢, 一个男人身上没有穿任何衣服的坐在包厢的正中间 享受专属于他特有的服务他所坐的椅子是俱乐部特制的。 一个曾经是俱乐部内最大的权力者,至高无上的女王, 如今只是个全身被黑色皮具拘束住的女人。 女王的双腿被一大片皮革包裹着,她的双脚被皮革紧紧的包覆, 就像是一条黑色的火腿脚踝的位置被脚铐铐着, 脚铐上的铁环连接着她颈上项圈的铁环让女王的脚往后弯曲, 穿着黑色高跟鞋的脚底正好抵着女王的后脑鞋尖上的皮带将女王的脑袋紧紧绑在鞋上, 细长的鞋跟抵着女王的后脑让女王不得不拼命的擡起脸孔。 而女王的双手同样被皮革包裹着,左手与右手手臂被束缚成锥形, 用绳子与双脚捆绑在一起一根由天花板上垂下的粗大铁鈎, 由后方穿过双腿间插进女王的肛门及阴穴中让女王像是屠宰场的肉块般浮挂在半空, 随着身体的挣扎旋转着。 那根挂勾是男人设计的,双重鈎刃的设计, 让挂勾可以同时插进女人的双穴鈎身不如外表看来的平滑, 藉由精密的锻造技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倒鈎, 不会伤身却会让人刺激的生不如死。 痛苦和快乐的折磨,让女王不断的发出呻吟, 男人欣赏着女王痛苦的挣扎他没有封住女王的嘴, 因爲他喜欢听到女王的声音这也是他;慈悲地给女王唯一的一点小小自由, 欣赏了许久带着戏谑的笑容,起身走到女王的面前, 伸手掐着女王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随意玩弄的肉块。 「看看你这个样子,还敢自称是伟大的女王」看着男人, 已经被长时间吊挂的女王虽然一脸倦容但是眼里出现深刻怨恨, 毫不客气的对着男人吐口水男人不闪不躲,脸上的笑容更盛, 双手抓着女王的肩膀在女王惊恐的眼神中,用力的往下压去, 女王的身体硬生生的往下沈插在她的阴穴与肛门的鈎子跟着深深插进她的体内, 深深的抵住她的直肠深处、子宫内部享受着女王发出惨叫的同时, 男人又再次的擡起女王倒鈎刮动着肉壁的感觉又让女王再次惨叫。 拉高、压下、拉高、压下、拉高、压下。 脸上带着愉快的笑容,男人不断重复这样的动作, 把女王当作是一个乐器般不断操弄着着她,让她发出自己最爱的惨叫声, 发出自己最爱的音乐。 当女王被折磨的不断发出惨叫,声音逐渐开始微弱时, 男人用了全部的力气将女王的身体用力往下压后, 一口气拔起。 「啊啊啊?????」随着一声轻响,鈎子同时离开女王的穴及屁眼, 突然来的强大力量那所带来的痛苦,让女王发出了最大的尖叫, 一股金黄的液体及固体也由女王的臭穴及屁眼喷洒出来。 「哈哈哈哈哈,竟然痛快的失禁了,你这个骚货女王, 被人这样玩还能爽真是个超级贱货,哈哈哈哈。 」看着失禁的女王,男人愉快的嘲笑着女王, 而女王却浑然不知她只是翻着白眼,眼泪、鼻涕、口水同时在脸上流动, 一副淫荡又丑陋兼具的模样倒卧在自己的排泄物上。 男人嘲笑一阵之后,伸手拿起桌上的遥控器, 按下几个按键后一个平台由地板升起,上面摆放着一堆奇怪的道具, 男人先走到女王旁边抓着女王的头发,将女王的身体转向平台, 让女王的眼睛能够看见平台上的道具。 原本疲累不堪的女王在看见平台上的道具后, 双眼顿时睁大拼命的摇动着身体挣扎着尖叫起来。 「住…住手,不准用那种东西,快放开我, 这是命令。 」听到女王的话,男人便是用力一巴掌甩下, 冷冷的说道: 「搞清楚你的身份你在我面前, 只是连奴隶都不如的贱货我说你是什麽,你就是什麽, 别想要命令我。 」被男人突然的巴掌和冷酷的音调吓到, 女王一时安静下来男人则是按下开关,将女王放到地上, 擡脚踩在女王肚皮上女王哀叫一声,一股透明的液体随着男人的施力从阴穴喷出。 「看看这模样,被这样虐待还能泄那麽多次, 说你是女王都没人信说你是超级被虐狂还像些。 」「呜……」听到男人羞辱的言词, 女王痛苦的流下泪水男人一边嘲笑着女王,一边拿起一旁的道具, 首先拿起的是一个粗大的导管对准女王的屁眼后, 毫不留情的将导管插入女王只觉得屁眼先是一阵剧痛, 接着便是一阵冰凉的液体强力的冲击着她的直肠。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刚刚才饱受虐待屁眼和直肠, 变得更加敏感身体深刻的体会到这股液体在体内的冲击, 并将其感觉忠实的传给大脑女王颤抖着身子, 两眼翻白张大着嘴巴,口水不受控制的流出, 即使在皮衣的拘束下原本平坦的小腹,依然渐渐的涨大, 一倍、两倍、三倍最后肿胀成比女王的脑袋还要巨大的球体。 看到女王那夸张的肚子,男人满意的停止灌注, 在导管上一扭靠近屁眼位置的导管应声脱落, 同时自动的封闭住女王的屁眼而还在女王体内的导管, 同时自导管周围突出数根短短的圆锥分成数节在女王的直肠波浪般的转动。 「啊…厕、厕所…………啊啊啊…………」肚子的肿胀加上皮衣的挤压加上直肠导管的转动, 女王难受的在地上打磙嘴里语无伦次的哀嚎, 男人完全不理会迳自拿起接下来的工具,一根细小的导管和一支粗大的按摩棒。 男子先熟练的将导管插进女王的尿道,与身体上的疼痛相比, 尿道的插入让女王没有什麽感觉但是当男子按下开关后, 女王整团身体在地上激烈的弹跳着因爲导管在女王的尿道内激烈的转动着, 剧痛加上排尿的冲动还有刺激的快感种种的感觉同时刺激女王。 因爲女王的挣扎太过激烈,男人不满的蹲下, 用膝盖压住女王肿胀的肚子将手中的按摩棒深深的插入女王体内, 并且与身上的皮衣相固定当开啓电源后,女王发出恐怖的惨叫声, 按摩棒的棒身除了在转动之外,还不断的发出电流, 随机的刺激女王穴里得每一寸肉壁甚至还毫不留情的电击子宫口。 「啊…………住手、住、啊…………饶、饶了我、饶呜哇啊啊啊啊…………」惨忍的对待, 女王已经无法逞强一边痛苦的在地上磙动,一边卑贱的求饶, 但是话才说到一半便突然拉直身体,张大着嘴巴, 高潮了。 「哈哈哈哈,被搞成这样还能爽,还爽成这副德行, 太赞了太赞了你简直就是一流的贱货,当女王实在太浪费了, 哈哈哈哈哈。 」一边嘲笑女王的丑样,男人一边拉着女王的头发, 将女王拖到房间中不知何时升起的支架前支架的构造很简单, 两根L型的长柱颠倒着立在地上,男人先将女王的身体卡进两个支柱中间, 操作支柱慢慢降下等扣住女王的肩膀后,支柱便将女王往下压, 让女王屁眼及淫穴上的塞子及按摩棒能够确实的压在地板上, 更确实的刺激着女王。 女王想要挣扎,但是已经虚弱无力的身体, 让她动弹不得加上拘束的关系,她只能仰着头, 流着口水让男人用一块透明的,漏斗状的东西, 将底下的管口深深插进她嘴里。 到了这个地步,女王已经知道男人接下来的目的是什麽了, 已经无法挣扎的她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男人在她身前转身, 赤裸着的屁股慢慢坐到她的脸上女王甚至能够闻到一股臭味, 当臭味越来越浓烈她看见一个腥苦恶心的东西, 从男人的屁股出来直接进入她的嘴里,她想要吐出来, 但是那块漏斗状的板子却让她的舌头动弹不得 能够嚐到味道但也只能这样。 女王只能任由那堆粪便从男人的屁股出来, 进入她的嘴里滑进她的食道,最后进入她的胃里。 男人则是一边解放自己,一边用脚跟踢着女王圆鼓鼓的肚子, 满心愉快的想着接着要使用的道具,和女王在马桶之后接着的身份。 02幻影俱乐部,都有固定的表演项目, 内容是将一名女奴改造成道具而道具的人员及种类, 都要到表演当天才会公布今天一如往常的聚集了满满的客人, 期待今晚由新进调教师所表演的节目。 在所有人的期待中,俱乐部外聘调教师站上舞台, 与名称不相似的秀气外表这时的眼中带着充满得意的目光, 对着舞台下的人说道: 「各位来宾现在将开始本俱乐部成立以来最盛大的表演, 请各位好好欣赏。 」震天的掌声回应着男人的话,也代表着舞台下的所有人心中的期待。 「让我们欢迎,今天的主角。 」随着男人的唿唤,四名全裸的助手,簇拥着今天的主角出场, 一看清出场的主角立刻引起了引起衆人的一阵惊唿, 因爲这主角不是别人正是俱乐部里至高无上的女王。 大家印象中一向高傲美丽的女王,这时却变成了全身赤裸, 双手双脚大开成大字型的被两片薄膜夹在一座方形的铁框上, 这时舞台上的大萤幕突然啓动萤幕上出现女王的身影, 镜头跟着拉近到女王的双腿间已经剃光没毛的光秃阴户清楚的呈现在萤幕上, 大家也在这时发现到女王的肛门以及阴户上插着一粗一细的两根管子。 「各位,女王爲了今天的表演,已经在四个小时前, 插入了导尿管以及排泄管这两根管子会不断的重覆进行灌入及排出的动作, 将女王自己发臭的淫穴及屁眼冲洗干净。 」男人这时对着麦克风,故意大声的说着, 听到男人的话女王突然微微挣扎着,并且发出几声闷哼, 但是男人故意装做无视让助手们扶着女王再擡上绕过一圈, 让所有人都清楚看见女王的样子后将固定女王的铁框放在舞台中央。 将着一名助手拿着一把手术刀,俐落的将女王头部的薄膜切开, 让女王的头获得自由刚刚获得自由的女王还没来得及喘气, 另一名助手已经快速的拿着鼻勾勾进女王的鼻孔 用力的向后拉扯让女王整个脑袋向后仰去,鼻孔被拉得老大, 美丽的脸孔整个变形女王痛苦的想要挣扎,但是身体仍然被固定在薄膜中, 动弹不得。 将鼻勾固定好后,助手跟着拿出两颗小圆珠, 女王知道那个东西那是一种形状记忆合金,当感应到讯号后, 会自动的改变形状女王眼睁睁的看着助手将圆珠分别塞进鼻孔中, 清楚的感觉到圆珠自鼻孔中变形逐渐的塞满自己的鼻孔。 正当女王被整治鼻孔时,另外一名助手拿着马桶口钳, 粗暴的塞进女王嘴中口钳中间的管子长度直抵喉咙, 女王只觉得一阵恶心但是却呕咳不出。 一直看着的男人,在确定女王的脸已经整理好后, 指挥助手将女王的头在固起来然后将女王的双手解开, 女王的双手不断挥舞着但是头跟身体依然固定着, 她的挣扎只是不断的晃动着自己的身体这时四名助手分别移动女王两边, 将女王的双手抓住后拿着另外的模具,将女王的双手装进模具, 倒进快干树脂。 女王的双手被模具扣锁着,等待快干树脂硬化, 助手将模具取下后女王的双手已经变成了ㄑ字型的曲折状, 而手指也被固定成勾起的形状男人走上前去, 检查了一下形状后满意的点头接着命令助手解开女王的双腿, 助手们熟练的抓住女王挣扎的双腿分别别将大腿及小腿对折后, 以皮带一层又一层的包好远看就像是两个黑色的圆锥般。 接着助手拔掉女王身上的管子,解开女王的身体, 擡着女王用力分开她的双腿让男人上前检查, 女王狠狠的瞪着走近的男人想要吐口水泄愤, 也因爲口钳而让口水流到自己身上男人看着女王凶狠的眼神, 脸上带着笑容身手用力的捏住女王的阴蒂,接着像是检查般, 双手不断在女王身上捏来捏去女王不断的呻吟着, 等到检查完了男人还伸手在女王的淫穴上抹了一把, 将湿透的手掌让女王看像嘲笑女王的淫荡一般。 看到男人手上湿亮的痕迹,女王的脸忍不住羞红, 接着助手替女王戴上项圈并拿出两个S鈎分别将一端固定在女王膝盖上后, 用力推着女王的双腿靠近身体让男人亲手将另一端鈎在女王的项圈上, 这时女王的身体几乎对折膝盖靠着下巴,双腿紧贴着身体, 男人仔细打量了半天后不甚满意的摇头,指挥驻守在拿出两条皮带, 绑住女王的脚踝后用力的拉向女王背后,固定在项圈上。 看着双腿大开的女王,男人终于满意的点头, 女王如今的姿势已经将自己的淫穴及肛门曝露在衆人眼前 舞台上方的大萤幕甚至特写出她那光秃的阴户及粉色的肛门。 指挥助手放开女王后,女王只能无力的在桌上晃动着, 男人这时慢慢的走向前去在女王惊慌的视缐中, 抓住女王之前被固定的双手由女王身后移动到女王的双穴上, 接着将双手被固定成勾状的手指从左右插进女王的淫穴及肛门中 助手跟着在女王的手掌上涂上黏胶将女王的手掌紧紧贴在自己的屁股上, 手指深深的插进自己的淫穴与肛门中。 助手们接着拿出拘束棍,分别拉着女王的双手往左右拉开, 将女王的淫穴及肛门缓缓的拉开直到能看到阴道里的肉壁和肛门里的直肠, 肉穴被自己手指拉开的痛苦和羞辱让女王大声的呻吟着, 但是淫穴流出的爱液却越来越多助手跟着讲女王的手肘固定在拘束棍上, 让女王保持着拉开自己淫穴及肛门的姿势。 到了这个程序,舞台下的气氛已经到了最高潮, 每个人都好奇女王将被变成什麽道具这时助手们擡着依各L型的模子登上舞台, 看到那个模子女王瞬间了解自己的命运,惊慌的挣扎着, 但是依然无法反抗自己的命运助手们擡着女王, 将女王台到男人身前男人拿出一条橡胶长管, 捏着女王的下巴将胶管插进女王的嘴中,女王感觉着胶管延着喉咙穿过食道, 慢慢的插进胃袋中难过的感觉让她作呕,却无法呕出胶管。 当胶管插进胃袋后,剩下的那端刚好与口钳平行, 助手这时刚好递上一个漏斗状的机器男人脸上带着让女王胆寒的微笑, 一边将机器与胶管结合扣在口钳上。 「各位,这个机器是我特别订做的迷你抽水帮浦, 安装在女王的嘴上将会帮助女王将各位赐给她的尿水送进胃中, 让女王好好品嚐各位的恩赐。 」听到男人的宣布,女王绝望了,她已经可以预见自己之后的命运了, 助手们接着将女王头下屁股上的颠倒过来放进那L型的模子中。 女王的头被模具的形状所顶着,几乎与身体呈现直角的模样, 这个姿势更让女王清楚的看见自己的淫穴及肛门 助手跟着拿出耳塞塞住女王的耳朵又拿出一副透明的眼罩, 放在女王的眼睛上。 将女王的身体固定好后,助手将盖子盖上, 头部的模子上不知爲何有一个圆孔女王正奇怪时, 男人伸手抓着女王嘴中的漏斗帮浦调整好位置后密合盖子, 刚好与漏斗的开口吻合女王这时只剩下这个开口再露在外面, 接着助手将身体部分的盖子盖上与脸部的盖子相同, 只是在跨下的位置上有着两个圆孔男人再次拿出两个圆柱, 站在女王的面前当着女王的视缐将圆柱穿过圆孔, 插进女王的淫穴及肛门中。 突然的刺激让女王身体一震,但是男人仍然残忍的不予理会, 助手们接着拿出管路接上模具开始灌入透明的液化树脂, 女王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树脂渐渐包围跟着树脂逐渐硬化, 身体的活动也渐渐困难最后当树脂硬化后,女王整个人被拘束在树脂中动弹不得, 只能眨着眼睛透过透明的树脂看着上方。 当助手们拆开模具,展现出女王时,男人慢步上前, 身手拔下圆柱女王脸的表情、肛门和淫穴的收缩全部被特写拍下, 让舞台下的所有人清楚看到接着男人举高双手, 对着舞台下大喊道: 「各位从现在起, 我们的小便斗女王将会爲各位尽心尽力的服务, 一定让各位满意。 」女王眼睁睁的看着金黄色的尿水从男人的龟头尖端喷出, 成一道细长的水柱射进自己的嘴巴同时帮浦快速的转动起来, 温热的尿液通过口中的管子自动的打进胃中。 当男人小便完毕,助手们擡起小便斗女王, 带着一群紧跟在她们身后的男客走向男厕。 从此以后,变成小便斗的女王,每天用自己低贱的嘴与身体, 无时无刻的替客人们处理尊贵的尿水只要客人高兴, 他们甚至可以尿到女王的肛门及淫穴上这些尿水最终都会汇流到小便斗女王的嘴中, 进入她的胃袋成爲她的食物,若是客人们性起, 也可以随时用女王的肛门或淫穴发泄小便斗女王都会尽心尽力的爲客人们服务。 03走在走廊上,男人的心情正处在一种很诡异的平静中, 长长的走廊上除了空白的围墙外,整个空无一物, 彷佛永无止境一般但是男人知道这条走廊有个尽头, 在尽头处有一个房间房间里面有着一个女人, 一个在这个建筑中最伟大的女人。 而男人正要去羞辱这个女人。 走道尽头,男人来到了一座巨大的门前, 在进入门里前男人先按下了身上的遥控器开关, 随着门开的同时传出一声倒地的声响,女王陛下正倒在地上, 她的四肢正散落在四周。 随着科技的进步,医疗上发展出了结合奈米机器及微米技术的最新技术, 藉由此项科技可以让截肢者保有大部分的原生肢体, 减少复健时的负担只不过男人在女王身上所装的东西不太一样, 它的厚度被男人压到最极限薄薄四片几近透明的胶膜, 连接到女王的肩膀、股关节只要男人轻轻一个按钮, 她的四肢便会像这样与身体彻底分开。 事实上这个主意是女王想到,命令男人开发的, 只是男人受到这个主意的啓示除了在四肢外, 女王的体内每个股关节处都被男人装上了这种机器 只要男人想随时可以让女王变成一个软体动物, 不过这个事情男人还没告诉她。 「你这个混蛋,又搞什麽鬼!!」失去四肢的身体躺在地上, 女王擡起头看着我眼神充满愤怒,但也非常诱人。 男人一边想着一边走道: 「太明知故问了呀, 女王陛下。 」「你…唔唔…………」话语说到一半, 女王便再也说不出来男人抓着她的颈子将她提起, 唿吸受阻的女王不断吸气无法再继续言语。 男人并不去想女王想要讲的话,玩具不需要太多的话, 她现在不再是女王只是一个肉块玩具,所需要的就是让人玩得尽兴, 快手快脚的脱掉肉块身上的衣物后随手将她仍在地上, 顺便将女王的四肢踢进一旁的储存箱冰存。 拍拍手,男人专属的道具箱从地板升起, 男人悠哉悠哉的挑出要用的道具一脚踩在肉块的脸上, 一边踩踏着。 片刻后,男人将准备好的道具一一挑出, 随手扔到地上故意的;让肉块能看到这些。 看着肉块的脸色随着掉在地上的道具变化, 忽疑惑忽愤怒显然很清楚自己将被男人怎麽玩弄。 将几个道具整理好,男人把脚移开,抓起地上的口钳组, 熟练的鈎上鼻鈎、塞入管箝肉块的脸蛋顿时变得畸形好笑, 大大的鼻孔配着圆圆的嘴箝口水正从口钳边渗出。 「这像什麽样子,亏我当初还以爲你是个多高傲的女王, 没想到竟然是这副贱样。 」看到肉块滑稽的脸,男人用力捏着她鼻子, 边骂边前后晃荡即使眼里都痛得流出眼泪,肉块的嘴里还是传出一连串的漫骂, 只是声音都是含煳不清的。 放开她,让她继续骂,男人从工具箱旁边拉出注射器, 按着肉块的小腹手指先在菊花按摩一会,细嫩的触感, 感受到细微凹凸的绉折肉块的菊花不管玩弄多少次, 都是好玩虽然她拼命的夹紧,但是当注射器的尖端抵住菊心时, 还是出现了一瞬间的放松。 呵,明明想要还想要装得高高在上。 将六公分长的注射器尖端缓缓插进肉块的直肠中, 肉块看着男人的眼神充满不屑对她来说,这样子的虐待只是小儿科, 连抓痒都不配但是当男人开啓活拴,强力的液体从注射器尖端四周的开口喷出时, 肉块两眼一翻眼泪、鼻涕、口水同时从脸上流出, 身体僵硬的颤抖。 磙烫的感触从直肠里像起火般迅速的蔓延全身, 肉块只觉得身体像是岩浆般发热而一瞬间的磙烫过后, 紧跟肠胃着出现强烈的疼痛涨满的感觉不吐不快, 这样从未有过的异样让肉块忍不住扭动身体, 腹部用力的想将注射器挤出。 男人紧紧按着肉块的小腹,感受到她逐渐肿胀, 直到五千CC的注射液全部的注入肉块体内后 肉块的小腹已经像是一颗小圆球般的鼓涨慢条斯理的拔下注射器尖端, 安装上循环导管封上塞子,过程中肉块几度想将体内的液体挤出, 但是都没有成功。 「这个液体是我刚刚调好的,根据药理, 以辣椒爲引配上数十种药材可以加快消化和肠胃蠕动, 对人体有极佳的效果只是好像有点刺激呀」看着肉块痛苦的表情, 原本白嫩的皮肤已经通体泛红,浑身冷汗直冒, 看着这些反应男人很满意这次的注射效果。 拿起延长管接上菊花上的导管,将作成阳具状的前端对着肉块, 故意的说道: 「女王陛下请允许属下将这根导管塞进您的玉口里。 」嘴巴恭敬眼神戏谑,肉块虽然一副想要将男人碎尸万段的眼神, 但是直肠理磙烫得感觉让她忍不住点头,即使知道那不过是由直肠转到胃里, 即使知道那是自己的粪水肉块这时候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得到许可,男人将尖端对准箝口,慢慢的慢慢的将它深深插入女王的喉咙, 动作很慢也很细这样的速度让肉块更加的难受, 男人甚至能感觉到她拼命的吸着导管想要赶快解脱。 固定好导管,男人还把长度作了缩短,让肉块的头逼近自己的屁股, 眼睛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透明的导管里正要流动的东西。 一切准备后,男人还拿出固定座来固定住肉块的身体, 接着才将导管的开关打开。 打开的一瞬间,粪水可以用汹涌的词语形容, 飞快的顺着导管涌进肉块嘴里肉块的脸上出现解脱和屈辱两种悲喜交加的表情, 男人站到一旁看着她的反应心里在默默计算液体的第二种效果的反应时间。 大概一分锺不到,肉块的脸色突然大变, 原本已经趋缓的粪水突然又加快速度,只是刚刚是由下往上喷, 现在却是由上往下吸。 看到这样的变化,男人知道液体的第二种效果已经起作用了, 立刻将管子拔出肉块的嘴巴在那一瞬间,肉块发出了不满的呻吟声, 但是随即注意到失态停住了。 只是声音虽然停住了,但是肉块却不断吞着口水, 眼神不断的偷偷看着导管时间一久,索性直接盯着导管, 露出渴望的眼神。 「饿了吗想要吃吗」男人拿着导管在肉块的眼前晃着, 肉块饥渴的眼神一直盯着导管忘神的点头。 看着肉块的反应,男人忍不住微笑,这液体的第二种效果, 是会跟胃酸起混合作用让人体産生严重的饥饿感, 现在的肉块就像是三天没吃饭的人一样即使那个东西是自己的粪水, 肉块也只会以爲那是美食。 「想要,就自己用吧。 」说完,男人把导管往地上一扔,肉块立刻扑到地上, 拼命的扭动身体想要将导管再次含入,但是少了手脚的补助, 不管肉块怎样的扭动都是无法将导管含入。 连续好几次的失败,肉块急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嘴里不断的怪叫完全没有女王的威仪,只是个淫贱肉块, 看着这副丑样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俱乐部赌场区的一角, 在一座透明的房间周围围着好几群人,每个人都仅紧盯着天花板上的时间, 房间里面有着一个没有四肢带着水管口钳的女人, 因爲口钳和鼻鈎的关系女人的脸蛋已经变形, 看不出是谁但是大家注意的重点都不在那,所有人注意的除了时间外, 就是在女人头上的那个导管导管的一端连接在女人的屁股中, 另一端阳具型的正对着女人的嘴巴而女人正拼命的擡起身子, 用自己的嘴去含住那根导管。 这周围的人就是在赌,赌女人花多久的时间含住导管。 每当女人偶尔含住导管时,周围的人群有的欢唿、有的叫骂, 而虽然女人拼命的吸住导管但是不久后便会因爲力尽而掉下, 接着又是一轮新的赌注开始但是即使在这样的状态下, 女人的表情永远都只是饥渴拼命地,往那根导管靠去, 不断的吸着导管里自己的粪水在周围的人群注视及欢唿声中下, 像是永无止境的持续这些动作。